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玲珑孽怨 第卅二章 姐妹同沦

时间:2018-08-10
虎子这猛力一刺,肉棒一半进入霜瑶未经开垦的菊花洞中,紧窄无比的后庭夹得他的肉棒隐隐生疼。而霜瑶已是震天响地惨叫起来,用力拚命扭动挣扎。
  霜瑶身子一扭动,深埋在她肉穴中成进的肉棒马上跳动起来,幼嫩的阴道壁轻轻刮撩着肉棒四周,温暖的少女阴道紧紧束住肉棒的同时微微地蠕动着。成进舒服地长出一口气:「继续动,继续动!」
  霜瑶身体的挣扎不仅没能摆脱后庭的困境,反而使刚刚破瓜的处女穴又是刺心地剧痛。虎子一把将她死死按在成进身子,腹部用力将肉棒慢慢插入到霜瑶屁眼里的最深处。
  霜瑶既无力抗拒,又不敢再乱动,只得紧咬牙根,两只小手握成紧紧的拳头,遏力忍受着这实在难以忍受的痛苦。虎子肉棒在屁眼中每一点的磨动,都带来钻心的剧痛,火热的感觉似乎已将她直肠里的每一个细胞烧成灰烬。霜瑶已经叫不出声来了,冷汗湿透全身,头无力地依在成进的胸前,原本俏丽动人的脸庞随着虎子的每一下抽插逐渐扭曲着。
  成进一手搂着霜瑶的肩头,一手用力揉搓着她美玉般的乳房,他并不需要运动,虎子在霜瑶屁眼中的抽插带动着霜瑶的身子一顿一顿的,这幅度不大的磨擦已经足以使这十六岁的处女穴带给他足够的快感。他可以舒服地躺在床上,一边享受着少女的窄小而有弹性的阴户,一边玩弄着她娇嫩的乳房。
  可怜霜瑶从没给男人碰过的身子,一转眼间身体便被插入了两根肉棒。她双眼无神地趴在成进身上,下体一轮又一轮的灼热感似乎已经使她的阴户和肛门都麻木了,被撕裂的肛门口正慢慢地渗出血珠。虎子的肉棒蘸着鲜血,愈显面目狰狞,更加猛烈地肆虐着她的肛门。原本天真无邪的小公主被狂暴地姦淫着,霜瑶的心中一片空蕩,以往的骄傲消失得无影无蹤,剩下的只有耻辱的哭泣。
  「我已经变成一个下贱的女人了……我……我的身体不属于我了,已经变成这两只恶魔淫玩的玩具了……」霜瑶的脸火辣辣地烧着,她羞耻地把头深深埋进成进的胸膛,下体的疼痛随着肛门渐渐的红肿丝毫没有减弱,但她必须学会慢慢适应。
  眼睁睁地看着妹子在强暴之下痛苦的表情,欲哭无泪的赵霜茹屈辱地遵从虎子的命令,跪在他的背后,用舌头轻轻地舔着他的肛门。她的阴道里面,那根该死的棒子使她身体每一点移动都带来感觉奇异的快感和痛感。她的脸紧贴在虎子的屁股上,随着他的屁股前后运动,高强度的频率弄得她的颈部十分酸麻,但使她更痛苦的是她那可怜的妹子,她知道在这样猛烈的摧残之下,霜瑶的肛门一定受伤了。但是,她一点忙也帮不上,她必须做好她自己的工作。赵霜茹小心地将舌头捲进虎子的肛门之内,味蕾感觉到的臭意,对她来说已是全然不用顾虑到的小问题了。
  赵霜茹的顺从令虎子十分满意,她温暖柔软的舌头实在使他十分享受。同时凌辱姐妹俩,虎子感到前所未有的征服感。他的肉棒已沾上点点血珠,他虽然并不嗜血,但他喜欢享受着胯下这小美人的痛苦,肉棒一下一下地深深捣进霜瑶的直肠深处。
  霜瑶的惨叫声渐渐沉寂下来了,换之是连绵不绝的呻吟,她的肛门周围已经慢慢红肿起来,使原来就紧窄之极的菊花洞显得越发窄小。肉棒带过,给霜瑶的是钻心的剧痛,给虎子的却是无上的快感。他终于喷发了,霜瑶的直肠里充满着精液,精液倒流出来,糊在渗出血珠的伤口上,红的白的一片狼籍。
  虎子转身坐在床沿,拉过赵霜茹的头按在自己的胯下:「清理乾净一点。」
  妹妹屁股上的惨状触目惊心,霜茹心内在滴着血,但她仍然不得不用她温柔的小嘴去清除虎子那刚刚给自己妹子带来刻骨铭心刺痛的肉棒上的秽物。赵霜茹眼泪一直在下,她熟练的舌头缠绕着虎子的肉棒,将沾在上面的精液和血污一一嚥下肚。
  后庭上的痛楚告一段落,留下了火热的灼痛,但霜瑶的噩梦尚未完结。给霜瑶的小阴户轻磨了这许多时候,成进终于也按耐不住了。他一翻身将霜瑶按在身下,肉棒一下一下地狂抽猛插起来。霜瑶刚开苞不久的肉洞又经受了一次酷刑,似乎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的成进每一下都直捣花心,将霜瑶被插入之前萌生的一丝性慾都转化成疼痛。
  霜瑶对自己下体的创伤渐渐地失去知觉了,她的脑中一片空白,她身体中的能量好像正一丝一丝地被那根肉棒带走,她发觉自己实在是很累很累了。当成进满足地从她的身上起来的时候,这可怜的小美人儿双眼翻白,毫无声息,一动也一动,已然昏死过去。
  赵霜茹双手紧紧摀住自己张大的口,惊骇的眼睛变得睁圆。她鼻上一酸,却发现自己哭不出来,身体一软,摔倒在床边。成进冷冷看了她一眼,手一搭霜瑶的脉搏,骂道:「起来起来,别装死,这小妞死不了的!他奶奶的,老子不会弄死自己的奴隶的。」
  赵霜茹心中稍定,挣扎着慢慢爬起来,爬到霜瑶的身旁。只见小妹子一动也不动,但倒是的确还有鼻息。霜茹心中一宽,呼出一口气,忽然身体又是一软,手脚再也使不上力,连续不断的折磨已搾乾了她的气力,她头一歪,也昏了过去。
  成进无奈地笑一下,拨出霜茹阴户中的棒子,道:「别撑坏了她的骚穴,还要留着慢慢地享用哩。」将木棒提在手里轻轻击着右手的手掌,走到方漪蓉身前。
  方漪蓉被吊了这么久,早已全身乏力,头低垂着。成进一把抓起她的头髮,笑吟吟地瞧着她的脸。那美艳的俏脸此刻变得苍白,她美丽的眼睛对着成进的眼光,不屈地对视着。
  成进提着木棒轻轻敲着她的乳房,道:「你再狠,也不过只是我手里的玩物。」突然用力打了一下,方漪蓉雪白的左乳上留下一道紫红色的血痕。
  方漪蓉闷哼一声,泪水沾湿了她的眼眶,火红的眼眸狠狠地瞪着成进,耻辱的眼神中流露出的愤怒和倔强似乎在嘲笑成进的无能。成进企图在她眼中发现的惧怕并没有出现,他恼羞成怒地又向她右乳狠狠打了一棒。
  乳房上骤然间散开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这下方漪蓉禁不住叫了一声,身体不住挣扎,但此刻她剩下的一丁点气力只能使捆着她的绳索勒得更紧。成进狞笑一下,木棒又是朝方漪蓉的乳房上一下下地打去,打得方漪蓉惨号连声,美玉般的一对乳房变得红紫。
  虎子忙上前去,拦着成进道:「算了算了,这么漂亮的一对奶子打成这样,我还心疼呢。」成进嘿嘿一笑,丢下木棒,双手往方漪蓉双乳上用力一抓,在方漪蓉又一阵的惨叫声中,成进笑道:「还是很有弹性嘛,哈哈!」
  虎子指着缩在墙角直哆嗦的青儿和莲儿道:「这两个小丫头怎么办?这么小,长得又不漂亮,我不是很有胃口。」成进看了一眼,对青儿道:「你们两个几岁了?」两人亲眼见到成进的凶暴,早吓得小脸苍白,一见他来问,哪敢说个不字,连声应答。原来两女都才十三岁。
  成进看这两个小丫头虽然长得还算端正,但都没什么姿色,况且两女一脸稚气,完全是小孩子的模样。对虎子笑笑道:「放回去当然不行,我也不想随便杀人。就先留着再说吧!」青儿莲儿一听个「杀」字,又是吓得呀呀大哭。
  成进喝道:「不想死就得听话!」青儿莲儿连连点头。
  成进于是对虎子道:「小女孩有小女孩的好处,我还没玩过这么小的,你想不想试试。」虎子笑了一笑,当然无所谓。
  当下便解开青儿和莲儿的捆绑,喝令二女脱光衣服。二女难免扭扭捏捏,但一见大小姐和三小姐也都是赤身裸体,又怕成进淫威,相视一望,粉脸飞红,慢慢褪下身上衣裳。
  成进见青儿莲儿年纪甚小,但一身肉倒也白净,阴部光溜溜的不着一毛,从合併的双腿间可见一条细细的肉缝。莲儿身材较为丰满,胸前微微凸起,青儿却还是扁平一片。成进笑道:「你先挑,要哪个?」虎子道:「随便啦,又不是什么大美人,反正都差不多。」随手扯了莲儿过去,双手在她赤裸的身体上乱摸乱捏起来。莲儿不敢挣扎,女孩的羞处被男人抓在手里玩弄,羞耻地轻轻哭泣着。
  忽听方漪蓉骂道:「你们……你们这两个禽兽不如的坏蛋,连这么小的孩子也不放过。你们……你们不是人!你……」话音未落,脸上已给成进狠狠地抽了几巴掌:「你自身难保还敢多嘴?是不是没操够?」
  虎子笑道:「蓉奴你就少骂两句吧,是不是看我们玩她们不玩你吃醋啦?哈哈!」手指探到方漪蓉的阴户中乱捅几下,又道:「放心吧,等下你有份的。像你这么漂亮的奴隶,我们一定会把你玩得最彻底的,不过不是现在。哈哈……」
  方漪蓉这下眼见不平,又换来一阵羞辱,想到自己一心想做一个行侠仗义的侠女,竟落得如此悲惨的下场,心内又是一阵悲怆,紧咬银牙独自流泪。